叛逆蓝调

小透明今天也在努力不ky中

散了散了,这是一篇假的魔王日常

 题目又名:没有人管的霜月隼即将上天
          首先,这是一篇 @染陌 关于(也许)隼泪的点文,因为涉及的cp可能有点多....总之四舍五入一下就好了(光速消失)希望你会喜欢,ooc见谅(遁走)
   
   “你们...真的要走吗?”叶月阳一脸凝重的望着正在收拾行李的长月夜。 
  ...... 
  “我们就要走了,我不在的时候,泪一定要好好听话。”神无月郁也正在和水无月泪做最后的告别。 
  ...... 
  “我走了之后,你一定要乖乖的...”文月海耐心的和霜月隼说着。“这期间尤其是不要再教泪一些奇怪的东西了好吗?也不要去骚扰始,每天早点起来,对工作也要上点心知道了吗?!” 
  ...... 
  “等我回来的时候就给泪带当地的土特产还有布丁好不好?泪要乖乖的,千万不能和隼桑学习奇怪的东西了知道吗?” 
  ...... 
  “当然得走啊,”长月夜一抬起头,就看到叶月阳一脸凝重的表情,忍不住笑了笑,“毕竟是工作需要嘛。” 
  “工作需要?!”叶月阳觉得自己快崩溃了,“为什么这个工作会只把你们三个叫去,而且还要去那么久啊...”完全想象不到这期间自己会怎样。 
  “可阳也有工作不是嘛?我们完成工作一定就会立刻赶回来的!” 
  “我...我完全不敢想象你们不在的时候隼那个家伙会做出什么来...重点是能管住他的海要走,能管住被隼教坏的泪的郁要走,连能安慰我的你也要走...啊,月之寮肯定会被这个家伙毁灭的吧,肯定会的吧...”叶月阳愈来愈担心自己还能不能平安的见到明天的太阳。 
  “这...”长月夜有一丝不知所措,完全没有想到隼桑对阳造成的阴影有这么大。“海桑一定会在离开前好好管教隼桑的吧,如果实在不行...阳也可以去Six Gravity那边避一避的吧,感觉以始桑的战斗力...应该能管住隼桑的...吧?” 
  ...本来是想使个小把戏把夜留下的,不过话也说道这个份上了,到底还是知道工作的重要,叶月阳叹了口气,没再说什么了,不过就算如此,也是很担心自己未来一周的安危啊... 
  
  果然,第二天一早,在叶月阳因没人叫而还在熟睡的时候,隼悄悄的开始行动了... 
  “泪~”轻手轻脚的来到了泪的床边,发现床上的人儿还在熟睡。平常只有别人来叫自己,没想到今天就有机会来叫别人了,隼的内心不由自主的激动了起来。 
  怀着“叫别人起床应该很容易吧”的想法,隼尝试了多种方法,均未把泪叫醒,这才意识到自己果然还是太天真了,心里想到原来叫别人起床也是这么的不容易,于是暗自决定下一次在海来叫自己的时候大发慈悲的少睡几分钟。虽然未必真的会去落实就是了。 
  “泪!再不起床的话,布丁就会被...被恋给吃光了。”最终还是使用了这么一个怎么看都会对泪很有效果的起床方式。这锅我不背!虽然似乎已经听到恋这样的呐喊,但是隼已经决定要恋把这锅背到底了。 
  “布...布丁,残念,不要吃!”一听到布丁要被别人吃掉了,泪开始在床上上下不安的扭动着,拼尽了全力想要醒来。 
  似乎起作用了呢~“而且再不起来的话,郁君也要和恋走了哦~”虽然知道这样干好像不是很好...不过等泪醒了之后再道歉吧。 
  “郁君,不要!”果然,用泪最喜欢的郁君和布丁双管齐下做诱惑,泪很快的就睁开了眼。 
  魔王搞事情第一步,叫泪起床,成功!隼在心中比v
  
  “泪教我做饭好不好!”这是水无月泪睁开眼后隼对他说的第一句话。“我们去搞事(始)情吧!”第一句话自己还没有回应,隼就自顾自的说了第二句话。 
  “诶?” 
  
  “奇迹泪泪,始就在前方,准备好了吗?!” 
  “报告hajimieの世界第一白魔王大人,准备好了!” 
  “好的,那么,3、2...1! 
  上啊!” 
  “挥挥咸猪手!”两个人冲向前,两个声音异口同声的说道。 
  “摸到了!奇迹泪泪,撤退!” 
  “嗯嗯!” 
  
  茫然的看着隼带着泪消失在了自己面前,“隼——!”终于反应过来以后,始决定要好好找隼谈谈,毕竟自己的铁爪功也是很久都没人“品尝”了。 
  
  “奇迹泪泪,始就在前方,准备好了吗?!” 
  “报告hajimieの世界第一白魔王大人,准备好了!” 
  “好的,那么,3、2...1! 
  上啊!” 
  “挥挥咸猪手!”两个人冲向前,两个声音异口同声的说道。 
  “摸到了!奇迹泪泪,撤退!” 
  “嗯嗯!” 
  
  然而这次没有那么顺利,刚刚摸完,始一个翻身就抓住了隼的头。 
  “痛痛痛痛。” 
  “下次还敢不敢了?”始一边控制着手中的力度,一边“微笑”着询问着。 
  “挥挥咸猪手。”就在始教育隼的时候,泪却绕到了始的身后... 
  “泪?!”在始错愕的瞬间,手中的力度不自觉的减弱,为隼的逃脱创造了绝佳的机会。 
  “快跑啊!”隼拉起泪的手,仅用了一瞬间就消失不见了。 
  只留始一人在风中凌乱。 
  那怕不是个假泪吧?(怕就是个假泪。 
   
  “奇迹泪泪,始就在前方,准备好了吗?!” 
  “报告hajimieの世界第一白魔王大人,准备好了!” 
  “好的,那么,3、2...1! 
  上啊!” 
  “挥挥咸猪手!”两个人冲向前,两个声音异口同声的说道。 
  “摸到了!奇迹泪泪,撤退!” 
  “好的!” 
  ...... 
  睦月始突然觉得自己早晚会习惯这件事的,不过在这之前,自己一定要先练好自己的铁爪功。这样才能在使用时一击毙命。 
   
  就这样,平均每天一次的骚扰始,一周过后,郁、海和夜终于回来了。 
  看到他们回来的一刻,叶月阳觉得自己似乎看到了希望的曙光,三个人身后仿佛都带有一双天使的翅膀。鬼知道他这一周经历了什么。自己能活下来感觉就是一种奇迹。 
  “隼(桑)这次没有教泪奇怪的东西吧?”三个人都想到一块去了。 
  “呼呼呼~当然没有哦~反倒是泪帮了我很多,还教了我做布丁~” 
  “???” 
  夜下意识的就朝厨房冲去,“隼桑做东西...只希望厨房里的东西一切安好...” 
  海第一反应是去询问其他人有没有受到隼的“摧残”。 
  郁的第一反应则是把泪拉到了一边两人幸福的吃起了布丁询问泪有没有在他们不在的时候做什么奇怪的事情。 
  当然,能问出来(发现)才怪了。(因为某人施了个小魔法www
  
  也是在他们回来后、Procellarum全员到齐的第一顿饭后才有了体现... 
  “呃,厨房里的菜板不是我们的吧?”夜急急忙忙的跑了出来,“我们的菜板还有个提手对吧?” 
  “不,那就是我们的,只是被隼用的时候弄坏了。”阳在一旁面无表情的提醒。 
  “不不不,那真的不管我的事!”隼矢口否认,“我一提就坏了,所以肯定是菜板质量的问题啦~” 
  “那个菜板从我们成立开始就在哪里了,阳挑了挑眉,“我们平时用的时候都是好的。” 
  “...” 
  “...” 
  “那...这个抹布是怎么回事?”夜默默的展开了刚刚就拿在手中的抹布,如果还能看出这是个抹布的话,因为颜色完全变成了黑色。 
  “...这...那个白色的家伙一定是用来擦锅的背面了吧...”阳真想说自己不认识这个人。 
  “呃...好吧,那么...我最后问一下...洗碗槽的塞子...去哪里了?” 
  “啥?” 
  “就是...塞子啊,不见了,感觉找不到的话很容易就会有东西掉进去把下水道堵住的...” 
  “该不会...是我们在处理垃圾的时候...”仔细思考过后,泪也是一脸茫然的望着隼。
  “那...那可是那么大一个啊!你这个家伙眼睛就那么不好吗?”虽然这不关阳的事,但是他还是为自己有那么一个队长而感到了不止一次的、深深的担忧。 
  “算了,算了,习惯了...”阳这样安慰自己。众人看见阳的头上似乎长出来一朵乌雨云,然后一脸生无可恋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奇怪,这...真的是阳吗?”夜在心里默默吐槽了一下下,“总感觉是受了什么大刺激啊...” 
  
  让我们回到前几天... 
  “呼呼呼,好险,差点就被始抓住了...” 
  “我们下次还要去吗?” 
  “当然!不过这之前还要先拜托泪教我做饭了~” 
  “可是,我只会做布丁啊?” 
  “那泪就教我做布丁吧!” 
  “嗯...” 
  “这是楼下甜点屋的VIP卡,可以每天免费试吃一份甜品...” 
  “成交。” 
  “啊,话说这个菜板真占位置啊...” 
  “那就拿开不就好了?” 
  “也是,就让魔王大人来会会这个菜板吧~”提——“啪”的一声,提手断了,“咚”的一声,菜板掉了。 
  “呃...一定是这菜板的质量不好吧,没事,明天魔王大人就会网购一个新的回来的,不用担心~” 
  “...” 
  “... ” 
   
  “呼呼呼,魔王大人亲自制作的布丁,成功!” 
  “呃...”泪看着面前这盘看起来超级豪华的布丁,却充满了深深的担忧,作为一个目睹了制作全过程的人,完全没想到做出来会是这个效果... 
  “首先,我需要一个试吃的人...”隼满怀期待的将目光扫过泪。 
  “...”尴尬的移开了视线。 
  “阳就在楼上。”泪心里默默的给阳说了个对不起。 
   
  “怎么样?魔王大人今天就大发慈悲的给阳尝尝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布丁的滋味吧~”
  “总感觉...你这个家伙不会这么好心...”虽然对这个布丁持怀疑态度,但是看在这个布丁那么好看的份上,叶月阳还是小小的咬了一口...... 
  然后,就抑郁了(bushi) 
   
  “隼,厨房你真的不来打扫一下吗?”听到泪的声音,隼就抛下阳,十分欢快的去和泪一起打扫厨房去了。 
  不出意料的打碎了碗,还是整个厨房都受到波及的那种,然后阳听到动静下来看差点没被隼气死,不过还是和隼泪一起把碎片打扫了。 
   
  后记: 
  其实隼和泪一起去....摸hajimie的屁股( ’ - ’ * )⁄(⁄ ⁄•⁄ω⁄•⁄ ⁄)⁄ 
  以及...本来隼是想网上买几个碗和菜板的,结果只有碗和生发水不是碗和菜板,而收件人刚好又是写了阳的名字,所以看到生发水的那一刻,结合快递小哥看他的眼神,阳彻底抑郁了(bushi) 
   
  
  因为太懒了,所以很多的细节可能都不是很全面,不过能大致看懂就好了(gun) (总之能写完真好(安详
  bug肯定有,欢迎捉虫www
     最后,郁泪日快乐!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