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逆蓝调

小透明今天也在努力不ky中

文月海:儿砸的床底下竟然有......

    看今天的天气格外的好,而且自己今天刚好off,文月海琢磨着要不要把隼和泪的被褥床单什么的拿出来晒晒?


    本来这种事平常都是由夜来做的,不过奈何他们组合人有点多,就导致一个阳台完全不够,一次只能晒两个人的,夜就只能帮大家换着来,不过,除了隼和泪。


    隼是因为阳的缘故,不过就算这么说,文月海觉得其实就是因为隼自己本身。因为每次夜去隼的房间,隼就会乘这个机会逗逗,毕竟阳那个护妻狂魔,又一直看隼不顺眼,不久就和夜提出的抗议,夜拗不过她,只好对隼说抱歉。


    至于泪...这次就真的是因为隼了。因为夜一般都不来隼的房间,所以他就经常埋伏在泪的房间,就是为了伏击(???)夜,重要的是每次还要拉上泪一起,导致后来夜一进泪的房间,不是被隼和泪一起调戏,就是被泪调戏(海:这算是儿子长大了吗?TAT)于是乎,阳再一次提出了抗议,夜也不得不再一次妥协。


    但是这次,夜刚好不在(疑似是和阳出去了),隼一大早就去a店抢始的限量版周边了,到现在还没有回来,郁在体育部那边还有活动,泪好像也不在事务所。


    文月海(笨蛋爸爸技能觉醒)觉得这次应该是一个把隼和泪房间的被褥床单拿出来晒晒的好机会了,这样想着,文月海不由自主的就来到了隼的房门前,打开门------——-


    很正常的隼的房间,墙上贴满了始的海报,柜子上都摆满了始的各种周边,就是.....


    什么时候床上多出来始的一个等身抱枕啊喂!原来事务所真的有发行这种无比羞耻的东西吗?!


    最后还是选择了把始的抱枕留在了房间里,不然,文月海觉得,如果被始或者其他人看到了,只会觉得他们这里有个变态吧?汗


    还算是轻松的来到了泪的房间,有了隼的前车之鉴,文月海一进入房间就下意识的向泪的床看去,还好,这个看起来是真的很正常,于是文月海也放心大胆的忙活了起来。


    可是当把被褥慢慢卷走后,床下的东西着实把文月海下了一跳...


    谁能来告诉他,泪床铺下的东西....


    对,就是那些郁的海报,还有...布丁?!


    文月海现在特想问一句泪是如何做到的,或者说最近自己又应该找隼好好谈谈了。


    等等,这是,一个素描本?


    儿砸的素描本就在自己的面前,看还是不看,在线等,急!


    最后文月海还是翻开了,不过0.1秒后他就后悔了


    这些....是什么...??????抽象画???


    文月海到现在已经不得不承认泪画伯的能力了。


    如果说之前那些东西还勉强能让文月海摸得着头脑,那现在发现的东西,让文月海完全凌乱在了风中


    这不是之前自己放在客厅的那个,为了修理那个坏掉的凳子的扳手吗?!为什么也会出现在这里?!


    文月海的第六感告诉他肯定有什么东西已经遭殃了,可惜自己没能及时阻止,真是罪过罪过...


    突然,只听“咚”的一声,从泪房间的衣柜上,又掉下来了两个...螺丝刀?!


    对啊,本来那个扳手和那两个螺丝刀就是放在一起的....


    不对!难道现在的重点不是为什么会在这里吗?!!!


    “呼~要冷静。”文月海是这样安慰自己的。





    后来————-


    “所以,泪,解释一下吧?”

    “什么?”


    “当然是你房间的螺丝刀和扳手啊!感觉你用的话会很危险啊!”


    “没有危险啊,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吗。”


    “哦,是吗,那就好。....不对,我不是这个意思,所以说泪用那些东西是来干嘛的啊?”



    “修东西啊,驱的手机。”


    “哈?哈?????修手机,到底坏在那里了,你用扳手干嘛?????”


    “隼说的,他说手机是因为充电器不能好好的充电,有松动才充不了电的,所以我想,把松动的地方拧紧不就好了?再说了,也不是我的手机啊【摊手】”


     “....好像,没有什么不对???那我现在能问问那个手机这么样了吗?”


     “嗯,之前看驱一脸高兴的样子,应该是修好了吧”



     “.....”果然儿砸长大了。




后记①:        


     文月海(淡定):请问小驱,你究竟是怀着何等的心情才把你的手机交给泪修理的?

     师走驱:诶诶?因为黑组大家都没辙了嘛,但是我觉得应该是可以自己修好的,到外面的修理店太浪费了,然后刚好又碰到了泪,给了泪一个布丁,他主动提出要帮我修了,为了不浪费泪的好意,我就让他试试了,不过第二天就帮我修好了,真是感谢他呢!


    文月海:就是说你不知道泪修理你手机的全部过程咯?


    师走驱:是的。


    文月海:那你知道他是用螺丝刀和扳手帮你修好的吗?尤其是扳手,据泪说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


    师走驱:.....扳、手?!.....泪真是很厉害啊....不过...反正也是修好了不是吗....


 


后记②   


    文月海(觉得整个事情自己已经没有什么是不能接受的了):请问泪,你之前说扳手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那那两个螺丝刀呢?也就是说你完全否认了他们的功劳吗?


    水无月泪:入戏真深呢,海。不过看来海最近那个戏很顺利。


    文月海:诶、原来泪知道吗?不过也要认真回答我的问题。


    水无月泪:好。其实最先我就是用的螺丝刀,只不过那两个螺丝刀有一个太大了,那个大的到真的没有起什么用,但是我用的是那个最小号的螺丝刀,把手机大概拆下来了,可是我对里面的东西看不大懂,所以我就把手机重新安回去了,总的来说,螺丝刀确实没有起什么用。


    文月海:原来是这样吗?...那你为什么用了之后没有把它们放回去呢?


    水无月泪:因为来不及了啊,超市布丁大减价,把手机先还给驱之后他就以感谢我为理由带我去超市买了好多布丁回来。


    文月海:.....


    水无月泪:啊,对了,为了不被发现,所以我才把扳手和螺丝刀藏起来的,当时藏螺丝刀的时候还差点就被海发现了。


    文月海:哈?有这回事吗?...该不会是那天我听到你房间有声音...


    水无月泪:是啊,因为够不着,所以我就把螺丝刀直接扔到了衣柜上,‘dong’的一声呢。



    文月海:那我当时我问你有什么事你怎么还说没事啊?!这样很危险的知道吗?


    水无月泪:确是没事啊,衣柜没有坏。


    文月海:.....(【掩面】我真是太高估自己了...)





后记③


    水无月泪:请问阳,作为一个众所周知的妻管严,你是如何做到要求夜不去我和隼的房间,夜就真的不去的。


    叶月阳:众所周知是什么鬼啊?而且隼那个家伙作恶多端肯定夜也不想去他的房间吧?还有,妻管严,泪你老实告诉我是谁告诉你的【微笑】


    水无月泪:隼。


    叶月阳:.....


    水无月泪:好厉害,阳的头上就像有个十字路口一样


不远处-——-


    长月夜:QAQ救命啊!


    霜月隼:呼呼呼,夜不要跑啊,来和魔王大人愉快的玩耍吧


    叶月阳(立刻赶来,抓住了隼就要抓住夜的手):警察叔叔快来把这个变态捉走【微笑】   


----------------------------------------end

    


评论(2)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