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逆蓝调

小透明今天也在努力不ky中

【全员向】这个沙发有点长

  在一个温暖的午后,水无月泪坐在公共房间的沙发的上,抱着大和一不小心就睡着了。
  
  霜月隼是最先看到的,戳了戳水无月泪的脸,发现水无月泪睡的很沉,然后玩心大发,坐到了水无月泪的左边假装也睡着了。
  
  不过后来似乎真的睡着了?当然,临睡前还施了个小魔法。至于是什么.......
  
  睦月始抱着黑田走了进来,发现泪抱着大和睡着了,一向对萌物没有抵抗力的国王也沦陷了。
  
  忽视掉隼,默默的坐到了泪的右边,本来只是想仔细看看泪的,毕竟对于隔壁组的泪,即使是国王大人也不是很了解呢 。
  
  结果一坐到沙发上,就睡着了。还捎上了黑田一起。
  
  因为某种不可抗力的缘故。
  
  不小心还把头也默默的靠在了泪的肩膀上。
  
  文月海本来是来找擅自旷工的霜月隼,结果看见自家的魔王大人和泪还有隔壁的国王大人一起坐在沙发上睡着了。
  
  仔细想想其实那件工作也不是很重要,也不是非霜月隼去不可,于是安安静静坐在了霜月隼旁边。
  
  本来是想让霜月隼睡一会儿然后叫醒他的,结果,莫名其妙的靠在隼的身上睡着了。
  
  因为某种不可抗力的缘故。
  
  弥生春经过时,看见连海都坐在这里睡着了,本来也想坐下来休息一下。
  
  结果看到了始怀里的黑田......
  
  呃,果然还是算了吧。
  
  当弥生春再次经过的时候,睦月始旁边多了一个如月恋。
  
  原来如月恋偶然经过时,看到始就忍不住坐到了旁边。结果靠在始的肩膀上睡着了。
  
  因为某种不可抗力的缘故。
  
  但是弥生春再次经过时看到睦月始旁边有了如月恋,顿时觉得自己也可以坐坐的。

  然后默默的坐在了如月恋旁边,觉得中间隔着恋应该就“安全”了吧。
  
  虽然也是轻轻的靠在恋的肩膀上就睡着了。
  
  因为某种不可抗力的缘故。
  
  但是最后弥生春醒来的时候,总是觉得自己的大腿酸酸的,可是就是不知道为什么。
  
  可能是因为他不知道,当他睡下的时候,始怀里的黑田却醒了,悄悄咪咪的爬过恋的腿,径自到达了他的腿,在自己醒之前,又悄悄咪咪的爬回了始的怀抱。
  
  至于为什么黑田爬在他的腿上睡一觉以后他会觉得腿酸。
  
  嗯,看黑田的分量就清楚了吧。
  
  虽然弥生春不知道,但是黑田帮他记着,于是从那以后更加卖力的为他捣乱。
  
  好吧,兔子的心思果然很难猜。但毫无疑问,黑田绝对不讨厌弥生春。
  
  当神无月郁外出回来,就看到一排排的人坐在沙发上,还都睡着了。
  
  本来自己只是想坐在沙发上休息一下而已,结果刚刚坐到海的旁边,不出意外的睡着了。
  
  因为某种不可抗力的关系。
  
  但是果然是想在泪旁边啊......
  
  师走驱走了进门,发现几乎全员都做在沙发上睡着了,表示自己也很想加入。
  
  虽然刚刚在超市抢到不少打折商品的自己现在很激动。完全没有睡意什么的。
  
  将打折的商品小心翼翼的安置好以后,师走驱怀着一颗激动的心悄悄的坐在了春旁边
  
  果然眼镜是春桑的本体呢.....睡觉都戴着.....
  
  师走驱是这样想着的,然后,他就靠在春的肩膀睡着了。
  
  因为某种不可抗力的关系。
  
  但是当师走驱靠在弥生春肩膀睡着的那一刻,“unluck”的,水无月泪醒了。
  
  原因很简单,因为觉得自己右肩膀有点“沉重”。
  
  话说之前不是一直都是自己一个人嘛,为什么突然.....多了这么多人?
  
  诶,郁君在那边。
  
  该怎么过去呢?
  
  神无月郁就在水无月泪左边的左边....的左边,但是旁边刚好有空位,所以水无月泪萌发了一颗想要离开现在这个位置的心。
  
  这个时候,霜月隼默默的把头靠在了水无月泪的肩膀.....
  
  于是乎,水无月泪淡定的抱着大和离开,径自走到了自己心心念念的郁君旁边,然后靠着郁君的肩膀,睡着了。
  
  唯有这次不是因为不可抗力。
  
  至于隼和始那边,水无月泪一点都不关心,或者说,十分放心。
  
  因为离开那个位置的时候水无月泪用余光看到了,隼分明是醒着的,还睁开眼对自己露出了一个狡猾的微笑。
  
  虽然只是一瞬间,差点让水无月泪怀疑是自己的幻觉,但是下一秒,水无月泪就看到了始和隼头靠着头睡着的一幕。
  
  顿时,水无月泪就什么都懂了。
  
  当卯月新外出买草莓牛奶回来,看到众人在沙发上睡成一排的画面,表示没有葵就没有我的事,光思想就是拒绝的。
  
  但是身体很诚实的坐到了水无月泪旁边,因为右边没有空位了,不过six gravity和procellarum本来就是兄弟嘛,卯月新也不在乎这点了。
  
  结果刚刚坐到了水无月泪旁边,不出意外的又是秒睡。
  
  因为某种不可抗力的缘故。
  
    皋月葵和长月夜刚从厨房里出来,甚至还穿着围裙,就看到一群人都坐在了沙发上睡着了。
  
  葵一眼就看到了睡在最左边的新,于是就和夜建议道要不要一起坐一坐。
  
  葵如愿的坐在了新的旁边,夜也很高兴的坐在了葵的旁边,最后葵靠在新的肩膀上睡着了,夜靠在葵的肩膀上睡着了。
  
  但是在睡着的那一刻,看着旁边刚好还坐得下一个人的空位,长月夜分明感觉心里空空的。
  
  后来,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因为不可抗力的缘故。
  
  所以他不知道最后是阳坐到了他的身边,弥补了那个空位。
  
  不知道阳还小心翼翼的把他的头从葵的肩膀移到了自己的肩膀上。还生怕弄醒了他。
  
  阳也很快的睡着了。
  
  因为不可抗力的缘故。
  
  但是夜知道的是,阳对着自己说了一句话,阳说
  
  只要有我在,夜就可以尽情的依靠我!
  
  其实啊,这句话在阳的在心里对夜说过了千遍万遍。
  
  但是为什么这次在阳心里说夜就听到了呢?
  
  因为某种不可抗力的缘故。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END
  
  ooc见谅,因为是在半夜突然的脑洞,然后一口气写的,总之脑子有点乱。
  其实在写文之前为了理清思路我还画了个草图来着,但是这毕竟是草。图加之我灵魂的画风, 觉得鬼畜果然是不能随便放的.....不然我可能会被打233333
  
  
  
  
  
  

评论(28)
热度(98)